您的好友蓝忘机已上羡♪

不想嫁给喻文州的张佳乐对象不配做韩文清的女朋友。

【叶蓝】许博远决定回来看看



叶叶x鬼魂蓝

时间线前移,小蓝木有玩过荣耀

人鬼情刚刚开始的故事,大吉大利,今晚吃面(什么)

只想玩一个小蓝认错兄弟俩的故事,于是叶秋无辜落水(...)

叶秋:你要干什么,你有神经病!

ooc,弱智情节,无脑流水账,over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        八年前,许博远在上班路上碰见一个溺水的小朋友,热心的许博远当机立断,跳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不幸的是他不会水,只好下到地府,准备开始新的人生。好在小朋友活下来了,不然到了下面,他可能会被许博远揍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已经死了八年了,奈何排队轮回的人太多,他至今还没有轮到投胎的机会——这个效率,真的是见者流泪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恰逢人间宣传见义勇为精神。上行下效,地府也决定表扬一下见义勇为的热心好鬼——让他们不用天天干站着排队,可以出来逛大街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许博远就出来逛大街了。他生前是五好少年,死后也是五好少鬼,恐吓他人这种事,许博远不屑、不齿、可以说是非常看不上了。平时他也就吃吃祭品逛逛大街,现了形帮助几个老太太小朋友过过马路什么的,那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逛累了,就偷偷飘起来。他飘在天上,俯视当年那条河,天高云淡天朗气清,许博远想起一首优美的诗:

你看这长河,他又宽又蓝。
就像这眼睛,他又大又小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点头:好诗好诗。

        他背完诗,想起了当年的小朋友。许博远微微惆怅了一下,小朋友现在应该二十几岁了。要是自己还活着——应该也有三十多那么点了吧,唉!

        但是许博远善良而温柔,他并不后悔当天的热血一跃,现在想起来——要不是他已经死了,恐怕还是会有难凉的热血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许博远决定回来看看,去看看那个当年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幻想了一下,二十出头岁的小年轻意气风发,做一个闲庭信步、不穿秋裤的坚强好汉子。他一边想一边傻笑:年轻人啊,未来真是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看见大晚上打游戏,泡面垒的比人高的叶修,要不是他不用呼吸,他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发展不禁让人一头雾水,实在有必要解释一下了:

        见义勇为青年许博远,五年前救下的小朋友不是别人,正是眼前这个青年——的亲弟弟叶秋。叶家兄弟俩到底长得多像,那都不是大问题,问题的症结所在是,许博远认错人了,他把叶修误认作是叶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,大家都知道叶修此人,荣耀教科书,战术大师,脸T黑带高手,队队得而诛之.....咳,总之拥有超高的人气。

        但许博远去世那一年哪有荣耀这款游戏,他不认识叶修也情有可原,所以他看别人叫他叶秋,就不疑有他的把叶修认做了叶秋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嘴巴不过脑子,突然出言询问:...叶秋?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一出声就不再是灵体了,叶修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小青年吓了一跳,上下打量着许博远。许博远看起来眉清目秀,并不像是什么心术不正之徒——如果不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,就更不像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战术大师叶修一愣,压下心中的疑惑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完成这一系列其实并没什么用的判断,冷静开口: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很尴尬,他真想盖自己两巴掌:我到底为什么要突然说话,现在他妈的应该怎么解释突然出现在别人家里这件事,对方会不会把我扭送警局,我说我其实是个鬼他会信吗,很急,十万火急,燃眉之急,人有三急,在线等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叶修补了一句:你谁啊...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思前想后,抹泪诚实道:说了你可能不信...我是个鬼,我专程来看你的.......唉!你要是不信,其实我还可以隐个形给你看一下....

        一言既出,身形立消!

        叶修目瞪口呆。他飞快的过了一下自己二十几年来缤纷灿烂与荣耀共度的美好人生,自己似乎并没有与什么鬼神有过任何的关联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太好的事,那只有他十几岁的时候离家出走,拿的是叶秋的身份证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抬起头环顾一番,找不到许博远,便对着空气幽幽道:有什么事吗.....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只好出面解释,花了十分钟终于讲通:我不是坏人,我是当年下水捞你的许博远,现在我就是来看看你过得咋样,有啥需要没有,就算有需要我也帮不了你,我就是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想起来了——当年他和叶秋出去玩,叶秋失足落水,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飞快的跳下河去救了叶秋,结果自己再也没起来——如果没有许博远,叶秋...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看来现在他把叶秋和自己弄混了...于是叶修从善如流:饿啊,要不您给我做顿好吃的吧——其实叶修并不饿,刚刚吃过一碗康师傅做的红烧牛肉。他不过是随口胡诌个借口,想留许博远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拒绝: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没一会儿他又开口:.....菜在哪儿...

        叶修回眸一笑:冰箱,厨房进门,左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只好开了冰箱洗手作羹汤,下阳春面,涮羊肉煎鸡蛋,好不热闹——太没面子了,许博远想。

        十分钟后,叶修循香而动,许博远嘱咐:我没尝味儿,淡了自己加盐。于是叶修盛情邀请许博远,一起品尝许博远做的阳春面。许博远摆摆手,吃不了吃不了,你还是赶紧把香烛点上摆点东西给我,老子快饿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大笑,翻箱倒柜找到两根停电用的蜡烛点上,给许博远分了一半阳春面,一人一鬼开始共享虚假的烛光晚面。
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唠嗑乃饭桌必备传统美德,拉扯东家长西家短,隔壁老王眼睛竟然不一样大,对楼的粉红真男人孙某,等等等等

        叶修也不免俗,他直接开口:其实我不是叶秋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根本不信:开什么玩笑,我可是亲耳听到别人叫你叶秋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道:说来话长,长话短说,叶秋其实是我的双胞胎弟弟,当年是他掉到水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:真的,看我真诚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:.....

        一顿饭罢,酒不足饭饱,许博远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慢吞吞的收拾碗筷,闻言忙问:你明天还来吧,我还有蜡烛。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原地回想他的美丽下午:和活人解释我是个鬼,给活人做饭,和活人一桌吃饭,和活人窝在同一个沙发上唠嗑。

        他头也不回,直接飘出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看着他走远,把窗子打开,没由来的觉得——明天许博远一定会来。

【林方】林老师结束了他的精致睡眠







大学讲师林老师和他的小说人物锐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

        二十七岁、马上要奔三的林老师结束了他的十小时精致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 就算他是大学讲师、优秀的大学讲师、桃李满天下的大学讲师,林敬言也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像个普通人一样起床,像个普通人刷牙洗脸,穿衣服来到客厅,最后像个普通人一样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    通常来说,一个人在收到来自外界的震惊后会冷静下来,开始思考这份震惊是从何而来,又缘何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 但林敬言觉得自己很不冷静,因为他揉了好几次眼睛,看到的还是方锐。把修长的腿架在他家的茶几上,穿一条滚白边的黑色运动短裤,和一件粉色的、画着小鸟的针织毛衣的方锐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当然不是别人,他是林敬言的老熟人。换言之,林敬言是世界上最最了解方锐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这段渊源说来话长,我们长话短说:史哲系的林老师,其实还有一个爱好叫写小说。而方锐,正是他笔下的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别的不敢夸口,只有方锐,他敢拍着胸脯保证这是他塑造的最用心的角色。他林敬言对方锐,就像四十岁的亲爹对待自己刚出生三个月的九代单传的儿子,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,那得放在心窝里才算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精雕细琢的塑造这个人物,一点一点的把方锐从一个抽象的概念描摹成一个鲜活的形象。林老师的同事张佳乐开玩笑,说我们林老师连找对象都要按方锐这个标准来找了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的确很喜欢很喜欢方锐,他意味深长的邪魅一笑,不作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现在,搞不好就是林敬言理想型的方锐同志从天而降,落到了林敬言家的客厅里,腿还架在茶几上。刚睡醒的林敬言都不知道是应该先问一下方锐,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,还是先让方锐把他的玉足给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思前想后,啥也没憋出来。倒是方锐抢先开口:林老师好!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再度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林敬言伸手摸摸方锐的头:总之先吃早饭吧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很是受用,他快乐的和林敬言一起下楼去。

        吃过饭林敬言建议方锐先回自己家待着,因为今天是工作日,他要去学校了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点点头说好的,其实还是偷偷的跟着林老师。他踏着鬼魅般的步伐,一路从早餐店风骚的溜到大学的阶梯教室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林老师板书完毕,转过身来一看,第一排冒出一个真诚的、在短短一小时内给了他无数震惊的亮丽粉红少年——不错,正是方锐。

        小朋友对他做口型:林老师,惊喜吗!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想:惊喜你个粉笔擦,惊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但林老师何许人也,他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这点特质在林敬言对待方锐的突然出现时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 林老师很冷静,他继续讲解。

        同学们告诉他:老师,刚刚已经讲到下一段了。


二、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一下课就把方锐捉到办公室里去,他问:“你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方锐说:“电车来的。林老师你知道吗,我特别想看你上课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好气又好笑:“大学门口没人拦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方锐刚想开口,张佳乐凑过来:老林你和谁讲话呢,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一指:方锐啊!

        方锐欲言又止,张佳乐结实的给了林敬言的肩膀一下,说老林你做梦呢,哪儿有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看了半天,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。但是方锐,这个存在太打破常规了。除了林敬言,张佳乐、看门大爷,阶梯教室的同学们,所有人都看不到他。林敬言想,只要闭上眼睛,他就看不到这个方锐,这个就称为贝克莱的方锐。*

        方锐点点头,早上林敬言走了老远,没人看得见他,方锐当然是选择大摇大摆进校门。
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没有多问,他要去给孙哲平打电话。林敬言叹了口气,向方锐低头:你要是想来的话,可以和我一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放学后的方锐比下楼吃早餐的时候还快乐,他挽住林老师叨逼叨,一边蹦蹦跳跳的出校门。林敬言就微笑着,听方锐叨逼叨。

        诚然方锐的突然出现带给他一整天的刺激心情,但林敬言还是很喜欢方锐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回到家,林敬言就开始做晚餐。

        等他做好晚餐端出来才发觉,家里是不是有些过于安静了——果然找了一圈,方锐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早知道突然出现的方锐总会有一天突然消失,但是他没有想到如此之快。今天在学校,方锐仗着除了林敬言没人看得见他,一整天都和林老师黏在一起,叽里咕噜的在和林敬言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顷刻之间突然回归宁静,林敬言反而有些不习惯起来。他想了想,还是把新拿出来的碗筷给方锐放好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林敬言饭吃到一半,方锐又出现了。这次他从林敬言的房间里出来,穿的是睡衣,星星点点的画着可爱的点心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 他解释道:我太想见你了,走得急。这不回去拿点生活用品什么的嘛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的心被他说的怦怦乱跳,林老师没回答,他盯着方锐想:我怕是要弯了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看林敬言没说话,补了一句:林老师不会是要赶我走吧,我好可怜啊!

        林老师百口莫辩,连忙摆手:没有没有,欢迎方锐大大。




三、

       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,方锐就和林老师一起坐林老师的小汽车去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 林老师其实不怎么开车,但是方锐同学要吃早餐,他只好把方锐和早餐一并拎上车去。毕竟大家都看不见方锐,如果放他在店面里吃东西,场面还是很惊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俩到学校门口下车,方同学挽住林老师,脑袋往林老师那一歪,美滋滋、甜蜜蜜,方同学很快乐,林老师其实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教室方同学就自觉的坐第一排,林老师就点名。林老师一发问,方锐就举手,举的老高,都快要挡住林敬言的视线了,但是林敬言要装作没看到,方同学也从不气馁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天生一副温柔的眉眼,戴一副眼镜,文绉绉的,一教室都是慕林老师大名而来的美少女。方锐从一开始的第一排,到后来没位置坐了,直到有一天他只好站着,和林老师一起站了一节课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小朋友受的那是林老师九代单传般的宠爱,他站了一天,所以他很累、很萎靡,他要瘫在林老师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 林敬言取下眼镜,坐到方锐旁边,他看着方锐软茸茸的棕色头发,觉得掌心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看林敬言坐在哪儿什么也不说,就挪了挪屁股,把头靠在林老师的胸口。他拉长声音、闷闷的向林敬言抱怨:“唉,林老师,你知道吗。我今天真是——太太——太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老师想:哪儿能啊,我才是最辛苦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但他还是笑着伸出手去,像摸一只小猫似的,把方锐的头发揉的更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说:“是啊,太太辛苦了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贝克莱的方锐:
原句:“只要我闭上眼睛,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悬崖,但是上帝可以感知。”(乔治·贝克莱)
人是真的,话是真的,这个例子是我乱讲的。

【喻黄】直到煲仔饭出现

高管喻x小职员黄

鱼鱼到底想和天天谈什么,当然是谈恋爱啊...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,三十一岁,商务精英,成熟稳重,温文尔雅,人模人样,领带打的整整齐齐,咖啡间女性最爱谈论的黄金钻石王老五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咖啡间的闲聊,俗称侃大山,蔑称叫作胡说八道,特点是随意,肤浅,听风就是雨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这群L公司少有的女性在咖啡间给喻文州脑补了无数至今未婚的理由:比如叫人肝肠寸断的“初恋一去不复返,此地空余喻文州”。或者“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”的感人至深八点档。

        末了,大女孩小女孩一起掩面唏嘘,感叹一句:啊!喻总监,这么好一人儿!

        优秀的男人向来受欢迎,更何况是有钱的优秀男人,喻文州正是如此。不仅L公司少之又少的女性对他一见倾心,连隔壁W公司都有女员工为了美貌,敢冒杰希之大不韪,对喻文州青眼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 恋爱使人盲目,单恋使人更加盲目,暗恋更是如此。所以她们当然万万没想到,完美男人喻文州,竟然是弯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不错,喻文州是弯的,他在大学的第二年就发现了。社会在发展观念在转变,喻文州很迅速的接纳了这样的自己,并且已经准备好五十年后也过一个人保温瓶枸杞泡茶、与世无争、长命百岁的养老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黄少天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二十四岁,染一头金毛,年轻大学生,刚刚步入社会。年轻气盛,伶牙俐齿,朝气蓬勃,即使L公司满地都是臭男人,黄少天也凭自己的本事一枝独秀——他妙语连珠、舌灿莲花、特别话多、多到聒噪。

        郑轩坐在黄少天的邻座,他突然发现自己真是无比思念旧友于锋,思念泛滥成灾,简直要思念成疾。终于当他第不知道多少次远望喻文州,发出压力山大的叹息时,喻文州决定和黄少天来一次说走就走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说:“少天,你过来一下好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说好的,他飞快的站起身,迅速又不失深刻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,才要被这个喻文州叫到办公室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的语速快,脑速更快,他的座位离喻文州办公室不算太远,但他的思路已经被八匹骏马像疾风一样,从自己身上拉扯到点名他的喻文州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说到这个喻文州,黄少天就撇嘴。哼,三十多岁老男人,还那么爱穿老年人高领毛衣,整个办公室妹子全喜欢他,到咖啡间倒个水聊的都是他,都木有一个人注意到他这个靓仔黄少天啊!

         他黄少天何时受过这等冷遇,从小学开始他就在一众小朋友里脱颖而出,直到大学为止,收到的情书不敢说绕地球、少说起码要绕他喻文州十来圈吧。黄少天不满、愤懑、怀才不遇、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 他无可奈何的推门,无可奈何的进门。问喻文州,找我啥事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说,没啥,就是下班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,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这话说的疑云窦生,如果说这话的是许博远或者梁易春,黄少天觉得这话就好理解多了:下班搓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说这话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喻文州,黄少天不疑有他:鸿门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喻文州并没有什么阴谋,更没有阳谋,他只是突发奇想的邀请黄少天喝咖啡而已,至于为什么要喝咖啡,也许是为了谈一谈吧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出了办公室,开始思考喻文州到底有什么阴谋。他一路蛇皮走位移至电脑桌前,盯着电脑开始他的哲学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 人一旦开始深度思考,话就会变少,于是隔壁隔间的徐景熙开始怀疑喻文州给黄少天换了个魂,邻座的郑轩为此刻的宁静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直到下班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他跟着喻文州出了公司大楼。喻文州问:“少天,我们去星巴克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 像喻文州这种段位的精英人士,去星巴克消费的那点臭钱他有的不能再有,于是他邀请黄少天去星巴克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黄少天,他初出茅庐,刚刚步入社会,小钱钱紧缺。他在心里痛斥喻文州资本主义走资派的嘴脸,并建议:不如我们去吃煲仔饭。便宜经济,实惠不亏,又香又能吃饱,而且作为广东人,煲仔饭实乃我们的不二之选啊!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答应了,对他来说,过程不重要,目的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们找到一家街边的大排档,坐下点餐。煲仔饭端上来热腾腾的,黄少天摸一下叫一声好烫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想起他曾经听同事说过,撩妹喝咖啡的最佳地点是星爸爸。可惜他喻文州是个基佬,这个捷径他走不成,现在黄少天又不走寻常路,这个捷径还叫人拿煲仔饭给彻底堵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坐在大排档,双手支着下巴他盯着黄少天看,黄少天现在很安静,正安静的在低头喝汤,柔顺的金发在头顶旋出一个可爱的发旋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想,星爸爸撩妹是不是最好的选择他不知道,但撩黄少天,也许应该先和他一起去吃一顿煲仔饭。

【周翔】新晋最佳男主角改变人生的十秒钟


人气王小周x新人翔翔

以下有:ooc,我流娱乐圈,我流颁奖,弱智情节,喂狗的逻辑,狗屁不通的语序,不存在的行文思路...等等
爱护眼睛,随意观赏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    孙翔说:“我要让“斗神的名号”响彻整个娱乐圈!”

        他难得开了个小玩笑,改编了一下自己所饰演的角色叶知秋的经典台词。台下的确是一团哄笑,全是嘲笑。

        孙翔理都不理,走下台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本年度的最佳男主角颁奖晚会,孙翔的发言很快就被娱记洋洋洒洒一通写,在娱乐版块粉墨登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孙翔被提名的电影是双男主配置,他所饰演的是男主角——斗神叶知秋,而周泽楷饰演的正是另一位男主角:穿云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孙翔说:“我要让“斗神的名号”响彻整个娱乐圈。”言下之意就是:我要超越当下最具影响力的男人周泽楷。

        有网友在评论区调笑:“孙翔: b数,没有,我膨胀!”

        孙翔当然没有膨胀,虽然他是本年度最具潜力小新人,还被最佳男主角奖项提名,好像的确是有那么点膨胀的资本。但孙翔是这样的三好五美青年,他并不膨胀。不但不膨胀,而且还很耿直——所以他耿直的把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公之于众:超越周泽楷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粉丝爆炸了。周泽楷的老婆粉、女友粉、姐姐粉妹妹粉,全都炸了。这群女人的愤怒噼里啪啦的,倒豆子一样开始批斗孙翔:“孙翔你抱大腿,孙翔你倒贴,孙翔你不过区区一个新人”....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    但事件的主角、漩涡的中心、议论的焦点:孙翔小朋友,正坐在礼堂垫着软垫的高档椅子上,和另一个漩涡中心周泽楷坐在一起,两个漩涡一起刷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 礼堂的灯被关掉,周泽楷不刷微博了,孙翔就把手机屏幕亮度调到最低,但屏幕的光依然把孙翔的脸照的亮亮的,周泽楷就看着他被照的惨白的脸。孙翔长的并不算阴柔,是很有活力的感觉,头发染成金色,一张脸被手机的光照的奇奇怪怪,但帅哥周泽楷想,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 刷着刷着孙翔就不爱看了,他最讨厌别人说他“不过还是个新人”,孙翔不服,就算是人气王周泽楷,他不也是从新人做起的么。于是孙翔翘起二郎腿,把手机随便的丢到卫衣口袋里。没了亮光,周泽楷就在黑暗里看他,孙翔的眼睛亮亮的,就是好像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周泽楷大概猜到孙翔都看到什么了,孙翔耿直,喜怒皆形于色,高兴就笑,生气就皱眉头。他想到拍戏的时候,一身玄色铠甲歪在椅子上背剧本的孙翔,拍完一段午休端着饭盒快乐傻笑的孙翔,一段连拍五六七八条的暴躁的孙翔...周泽楷并不讨厌这样可爱的孙翔,甚至很喜欢、很乐意的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年轻的小朋友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诚然周泽楷人长得帅,上至八十老人下至五岁小孩无一不点头夸他长得帅,而且还有一大票迷妹太太团,但这些都不影响他长成一个腼腆少年。所以现在周泽楷虽然很想安慰一下有点情绪的小朋友孙翔,但他不知道说啥好,想了半天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 被提名的演员们渐渐入场,黑西装白西装,周泽楷觉得眼花缭乱。他左看看右看看,暂且无人关注自己。就偷偷的缩到椅子的一角,百度一下:如何安慰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 等待开场的时间滴滴答答走到尽头,大幕被拉开,主持人闪亮登场。周泽楷一紧张,手一滑,他错误的点开了女性专区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网页告诉他:当然是选择给您的对象一个爱的亲吻啦~!

        恶俗的波浪号让周泽楷产生了一丝质疑,一丝动摇和一丝疑惑。他盯着孙翔的脸,觉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 台上光彩辉煌,连挥下的汗水都要被折射出好几道彩虹的光芒。台下却没有那样耀眼,孙翔和周泽楷坐的不算靠前,刺眼的大灯光缓和了又缓和,照在脸上反而变的柔和起来。会场的椅子是垫了软垫的,坐下去舒舒服服,并不硌屁股。周泽楷就坐在那里看孙翔,孙翔既没有笑也没有撇嘴,在往台上看,眼睛好像是装着闪亮亮的一条星河。

        主持人颁奖,马上要颁到最佳男主角。众望所归的候选人周泽楷却在胡思乱想,想百度到的条风骚的波浪号,和波浪号所建议的那个亲吻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主持人开始抛悬念,开始扯皮条,最后大家都听见周泽楷的名字光芒万丈的被读出来。电视机前的迷妹疯狂的尖叫鼓掌,人们开始寻找这位低调的人气王。

        新晋最佳男主角,低调的周泽楷低下头,深刻的思考了十秒钟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——他抓住孙翔搭在大腿上的手,新科获奖者非常紧张,所以他把孙翔的手抓的紧紧的。然后轻轻地,轻轻地用他薄薄的嘴唇像蜻蜓接触水面那样,悄悄地在孙翔的脸上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放开孙翔的手,猛的站起来往台上走去。他的心脏扑通扑通,好像要跳出胸膛,一口气窜到天上才罢休。

我搞完了。高考卷叶蓝。

娱乐向。
疯狂ooc注意,请不要撕我。

做了一个入坑前后印象。因为我只玩了国服所有国服未登场的就不写啦xxx
原图在p10,来源空间,有需要的话自取吧:)

尝试了仙女一样的勾线笔。下面欧欧吸注意x

大家好我是MC小鹿男,下面一首《刀山火海》送给大家。
抢!二突子眼影!
拿!鬼使白腰带!
夺!一目连羽织!
偷!桃花妖头饰!
我是美丽的SSR贵族小鹿男,希望大家喜欢我。